A+ A-

厉氏集团.

林晟拿着一叠资料,进了总裁办公室。

“厉少,老爷那边下了最后通牒,这一个月内必须娶江家二小姐,江桃李。”

林晟取出一张照片放在办公桌上,厉岁寒看都没看,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厉家虽说是白城首富,掌握着白城的经济命脉,而上流社会一直传言,厉氏总裁厉岁寒自从遭遇车祸之后,就得了隐疾,不能行人事。

他的身边从未出现过女人,也恰好证实了这一点,不然像他这么有钱的人,不知道多少女人要往上扑。

白城其他大家族的小姐,自然不愿意和他联姻。

想来也知道,厉家给他找了什么样的女人。

“上次在荷兰的事情查的怎么样?”厉岁寒扫了几眼江桃李的背调,淡淡的问道。

林晟说话有点磕磕绊绊,“厉少,那个当天晚上您喝的酒里有药,又不能去医院,所以才会......”

厉岁寒打断了他,“那个女人,有没有查到是什么人?”

“当天的监控应该是人为破坏的,现在也没办法恢复。仅凭着一支郁金香耳钉,很难找到人。”

那是厉岁寒离开前,捡起自己袖口的时候,错拿的一支郁金香耳钉,这是他唯一的线索。

在荷兰,郁金香的图样实在是太普遍,找起来真是大海捞针。

当日为了帮他找到一个干净的姑娘,通过当地的中介,花了50万欧元的现金,因为有保密条款,对方的信息一点都拿不到。

阿姆斯特丹不是白城,想要深入调查这件事,必然困难重重,正是这样,才让人抓住了时机,将他暗算。

“继续查,直到查到为止。”厉岁寒感到一阵烦躁,下意识的松了松领带。

......

江丹橘下了飞机,直接乘地铁到了医院,外婆还在昏迷中。

她走进盥洗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眼睛肿的像鸡蛋,头发乱的像疯子。暗自在心里呐喊,这个时候一定要振作,不能垮。

江丹橘跑去一楼缴费,眼看着银行卡里的钱越来越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这几日,江丹橘在医院日夜守着外婆,直到家里的佣人打电话告诉她,江磐和刘敏兰回来了,她才回到了江家。

还没走进客厅,就传来刘敏兰和江桃李说话的声音。

“妈,江丹橘到现在还没回来,该不会想不开,客死他乡了吧?”

“她那德性,肯定死不了,死了也要把她找回来,我们的狸猫换太子计划还没完成呢。”

“大小姐,你回来了。”突然,张妈端着两盅燕窝从她身边经过。

客厅里霎时一片安静。

江丹橘斜睨了一眼江桃李,直接去了楼上书房。

叩叩叩。

敲了门,等不到里面的回应,江丹橘直接推门进来。

“爸,江桃李和顾重深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江丹橘气势汹汹的质问江磐。

“丹橘,这件事已经这样,就不要再提了。他们两个人是两情相悦,这事由不得你。”江磐在把玩着几盒雪茄,连个正眼都没给她。

自从继母带着江桃李进到江家以后,江磐对她更是冷漠,他眼里只有那个外遇的私生女。

”为什么由不得我?“

江磐冷冷的看着她,“当然,这件事我们会补偿你,给你寻一门更好的亲事。”

我们,自从江磐再婚后,就把她排斥在江家之外了。

江丹橘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我的事就不需要你操心。我现在只想把我妈妈的东西要回来,从此和江家一刀两断!”

这下江磐有点晃了,他已经答应了厉家老爷,月底就把女儿嫁过去。

江桃李因为厉岁寒有隐疾之事,已经悔了和厉岁寒的婚约,江丹橘要是再走了,他就彻底把厉家得罪了。

“乖女儿,不要意气用事。”江磐从桌子边绕过来,拉着江丹橘坐下说话。“你想要什么,和爸爸说,我一定满足你。”

江丹橘本来还开不了口直接要钱,既然江磐这样说,她也就不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江磐欠她的。

她定了定神,“是么?好,我要500万!”

江磐一听,气得双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一时无语。

可他转念一想,这下正好可以提和厉家的婚约,她不是要钱嘛,白城最有钱的就是厉家了。

“丹橘,别看我们江家在外人看来很风光,你也知道爸爸经营公司的开销也很大,现在入不敷出呀。”

江磐开始在她面前示弱、诉苦。

江氏集团原本是外公留下来的产业,妈妈去世之后,就被江磐直接夺走,并把公司名字改成了江氏。

江丹橘早就知道公司是每况愈下,没想到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当然她知道不能全信江磐的话。

“外婆住院了,我急需用钱,不要说你连几十万都拿不出来。”

“那你早说嘛,我可以让你外婆接受最好的治疗,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江丹橘一听,眼眸里马上显现出光泽,“你说。”

“嫁给厉岁寒。”

厉岁寒,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厉家是白城第一大家族,厉岁寒应该是厉家人,不然没有好处,江磐绝不会让她嫁到厉家。

她现在已经走头无路了,和人结婚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救外婆,她做什么都可以。

“我可以结婚,你必须先给我50万,我要先把外婆的手术费用交到医院。”江丹橘怕真嫁出去了,到时候拿不到一分钱,还是先把眼前的难关渡过再说。

江磐一看女儿答应了,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张卡,“这里有50万,你拿去。但必须先写个协议,不许反悔。”

江丹橘拿到钱,签了协议,直接回到了医院,到了收费处交了钱,又请了一个护工。

回到病房,外婆已经醒过来,精神看上去比前几天好多了。

“橘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外婆一双苍老的手,紧紧抓着江丹橘,眼睛里噙着泪水,“他对你不好的话,别委屈自己。”

外婆生病这么多天,也没见她的未婚夫出现在医院里,外婆只是身体病了,心里跟明镜似的。

江丹橘抿了抿唇,朦胧的眼睛微微一亮:“外婆,我马上就会结婚的,您赶快好起来,到时候一定要参加我的婚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路飞文学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