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苏晓晓眼中还带着泪,唇却笑得弯弯的,道:“今天是星期五,还要上学就没带过来。”

苏母瞪了苏父一眼,道:“孩子都来了,你怎么不先关心关心我们女儿。”一想到苏晓晓这几年受的哭,她就鼻子酸,想掉眼泪。她用手帕按了按眼睛,拉着苏晓晓在沙发上坐下,苏父就在一边听着,也不插话。

原本是给苏父削的的苹果,被她一块一块都喂给了苏晓晓。

聊来聊去,最终还是谈到了小宝的生父。

苏母叹了口气,样似不经意的问道道:“还是找不到孩子父亲吗?”

苏晓晓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隐瞒昨天的事情,道:“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也挺好的……小宝也很乖很懂事。”

苏母和苏父对视一眼,拍着苏晓晓的手点点头,不再多谈这个话题,旁边压着一份文件。

等苏晓晓离开后,苏父眼神冷漠,“想个办法,让老头子见到那孩子。”

苏母点头答应。

翌日清晨,京市最好的疗养院中。

“傅老爷子,今天有您的一份文件,给您放桌上啦!”护工推开门,阳光洒在窗前。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的傅老正坐在红木桌前在看着报纸。

傅老爷子起身拿文件,

文件里是几张照片,显然是偷拍,但内容却十分清晰。

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走在他孙子傅霆寒的后面。小孩不知道在和女人说些什么,傅霆寒回头去看,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看起来却又有几分温柔。

照片里和傅霆寒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是他曾孙还能是谁?傅老爷子看着照片笑弯了眼,过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皱起眉头。许久才拿出一个按键手机,拨通了电话。

幼儿园星期五放学是要比平时早些的。小团子今天放学时并没有人来接他,他就十分乖巧地用电话手表打了个电话给麻麻然后自己坐上了校车。

离家门口还有些距离时,小团子便看见了一个老爷爷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这里是别墅区,向来安静人少,若不是小宝放学经过,还不知要过多久才会被人发现!

小团子似箭一般咻地冲过去,趴在老爷爷身前,他合着眼已经昏迷。小团子临危不乱,十分镇定地拨打了急救电话,清楚的交代了他在的地点。

他是有关于急救的知识的,但他年纪小,力气也不够,不能进行心肺复苏。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将老人的身体放平,保持平卧。做完这一切操作后,救护车终于来了。

在救护车上,傅老爷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就看见一个小团子乌黑澄澈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护士姐姐,这个爷爷醒啦!”

傅老爷子晕倒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由于在京市的威望,来探望的人走了一波又来一波,苏晓晓也被小宝一个电话叫来了医院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住院部的VIP病房里。

护士吩咐完一系列诸多事项,前脚刚走,傅新瀚跟秦小暮就守在傅老爷子身边,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殷切得简直让一旁独自站着苏晓晓感觉自己没有存在感了,默默往门口退了一步。

可惜老爷子对自己的儿子儿媳就没什么好脸色,根本不接,病房里的气氛也在一瞬间跌到了冰点。

害怕殃及池鱼的苏晓晓连忙往门边又退了一步。

然而也不知道是她的举动太惹眼了还是什么,原本还好好的,秦小暮突然就把矛头对准了她,意有所指的在那里说道:“老爷子身体一向都硬朗得很,今天怎么会说晕倒就晕倒呢。”

“而且还是那么碰巧的倒在了幼儿园门口,被一个才五岁大的小孩子救了,也不是我多心,实在是这件事太过离奇,恐怕说出去都没几个人会真的信。”

“你不信就不要扯上别人啊,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只会用不堪的心思揣测他人吗。”苏晓晓撇了撇嘴,确实,她实在不想掺和进去傅家的事,要不是小宝在这自己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可人家非要抓着她不放,那她也不是什么随便拿捏的软柿子。

似乎是没想到苏晓晓会这样牙尖嘴利,傅新瀚愣了一下后冷笑着接道:“像你这种十八线的小明星,我以前要处理起码十几个,这么拙劣的想攀高枝的手段,还怕人家看不出来有猫腻?”

“我劝你最好适可而止,拿好钱就赶紧离开,不要妄想得不到的东西,否则,后果你恐怕承担不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路飞文学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