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坐在最前排的闻烨正冷着一张脸,旁边一位唐装老人同样板着一张脸,正是他的爷爷闻德隆。

祖孙俩周身都环绕着低气压,旁边的秘书保镖都齐齐保持着沉默。

穿着洁白婚纱的姜小蕊终于走到新郎身前,捧着婚纱的两个小花童也要下场了。

灯光之下,两个小花童,可爱又漂亮,像是小天使一样。

闻老爷子嘴角一阵抽搐,他又受到**了。

闻老爷子越上年纪,脾气越发忍不住了:“臭小子,你要是当年听我的,现在孩子也有这么大了。”

闻烨转头冷眼看向爷爷:“爷爷,现在是别人的婚礼,我不想和你吵,不然等等别人会说我们家没教养。”

“你!你!”

闻老爷子气得捂住胸口,“我迟早又一天要被你气死。”

闻烨冷淡道:“爷爷,放心,你会长命百岁的。”

闻老爷子气得不想离他,只能眼馋的看着那几个孩子离去。

等等,这个侧脸,这个角度,怎么这么眼熟?

闻老爷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苏博晗的侧脸,瞬间愣住了。

良久,闻老爷子才回过神,看向一旁的亲孙子。

感受到爷爷注视的目光,闻烨十分不自在,脸皮都抖动了一下,告诉自己要忍耐。

……

新郎新娘交换了戒指,悠扬的婚礼进行曲一声强过一声,宾客们也纷纷鼓起了掌。

苏浅浅在这一瞬间有些恍惚。

曾经的她,也幻想过自己会穿着一件亲手设计的最美的婚纱,挽着最疼爱她的爸爸的胳膊,走向最心爱的男人,举行一场盛大而又浪漫的婚礼。

可是六年前的那件事情,让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虽然她一直强迫自己忘记那个不堪的夜晚,也强迫自己忘记第二天家人们对她那充满了蔑视的眼神与那些侮辱性的话语。

可是每次午夜梦回,爸爸和继母,还有叶星宇和苏宁欣的脸,总是会在在她的脑海中浮浮沉沉,交替浮现。

她不是笨蛋,这几年来已经想得很清楚明白了,其实这整件事情,就是苏宁欣与叶星宇勾搭上之后,为了剔除她这个阻碍他们在一起的障碍,而这背后,也有继母于曼的推波助澜。

不然,爸爸怎么会那么巧就赶到了酒店?

而爸爸根本不相信她的辩解,只相信继母和苏宁欣的挑拨,这让苏浅浅伤透了心。

也让苏浅浅觉得,比起她这个女儿,爸爸更在意的是苏家的声誉,毕竟这会影响到集团的股价。

而苏浅浅每一次回忆起那个场面,就会多一份刻苦铭心的恨。

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六年前所发生的那事情。

这次参加完婚礼后,苏浅浅就打算回国了。

在苏浅浅的胸腔中,一直都燃烧着一团怒火,她要回去复仇。

她所承受的骂名,她要全部还回去,她所失去的东西,她都要拿回来!

这也是支撑着苏浅浅活下来的动力之一。

“妈妈,我们回来了。”

苏博晗童稚的声音将苏浅浅从仇恨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好,我们回座位吧。”苏浅浅回了儿子一个安抚性的微笑,伸出手来摸了摸儿子的头,跟着司仪的指引重新入座。

孩子是苏浅浅的生命,亦是她的救赎。

就算是复仇,苏浅浅也会告诉自己不要迷失自我,因为,她还有两个宝贝要养大,她希望他们能够一生幸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路飞文学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