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苏靖庭极尽嘲讽完她之后,不顾她的哀求,转身绝情离开。

为了防止她离开枫林晚的别墅,苏靖庭还派了两个保镖守在她房门口。

这是要限制她的自由,逼她说出当年失身于的男人是谁。

可是苏靖庭,你无论关我多久,结果都不会有丝毫改变。

她还是不知道!

唯一庆幸的是,她给糖豆请了看护照顾,暂时他的安全不会有问题。

可她不能一直被苏靖庭这样关着。

不等林向晚想出办法,晚上张瑶就端着餐盘出现在她的面前。

“太太,该吃饭了,苏总说你一天都没吃饭,特意让我给你送饭过来!”

见她坐沙发上一动不动,对她熟视无睹,张瑶眼底浮现出几分冷意。

“太太,你不想理我也没关系,以后我们就同住一个屋檐下,以后还要请你多帮衬着呢!”她故意呕心林向晚,娇俏的叫了一声:“姐姐?”

下秒,果然看到林向晚脸色难看,嘴角笑容愈发的得意起来。

“吃饭吧,别惹苏总生气。”

“我要见苏靖庭!”

她动了动干裂的唇瓣,说了第一句话。

“抱歉,苏总说不想见到你,除非你愿意说出那个男人是谁,兴许苏总心情好了,大发慈悲来看你一眼!”

听了张瑶的话,无动于衷的林向晚,眸光冷厉的看向她:“张瑶,你要是再敢说那两个字,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

张瑶对上她那恐怖的眼神,刹那心惊,随即想到她的处境,忍不住冷嘲热讽:“林向晚,你还以为你是苏总捧在手心的宝贝爱妻?你嚣张什么!等苏总休弃了你,你拖着一个得了重疾的小野种,我看你还怎么生存下去。”

“你最好对我态度好一点,等我当上了苏太太,我兴许还能对你心生几分怜惜,给你点钱在四九城内有一席之地,不过前提就是离开苏总远一点,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要这女人不出现在苏总面前,就不会想念她,那她就有机会取而代之,成为苏氏的总裁夫人。

林向晚眼底生出几分同情与悲哀:“张瑶,天还没黑呢,你就开始做梦了?”

“看来你并不需要我的示好,那我对你也就没必要客气了!”

张瑶说完,将手中的餐盘摔在地上,汤汤水水顿时撒了一地。

门外传来脚步跟保镖的声音:“苏总。”

张瑶脸色变了变,当机立断,跌坐在那汤汤水水之上,捂着唇,呜咽的哭了起来。

“太太,您就算是生气,那也不能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啊,苏总让你在这屋子里,并不是要关您的意思,他是想要您冷静冷静,好好反省,您有什么气都冲着我来,千万不要怪罪苏总。”

卧室的门,下秒被人推开,苏靖庭看着屋内的一片狼藉,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苏总,都是我的错,惹太太生气了!”

张瑶眼眶发红,挤出大颗的眼泪,那样子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林向晚,事到如今,你还不愿意坦诚公布,将那个男人交代出来,还拿无辜的人撒气!”

苏靖庭快步走到张瑶面前,伸手将她扶起,虚晃的挽着张瑶的肩膀,这一幕落在林向晚眼里,却是说不出的暧.昧讽刺。

“怎么样,有没有烫着?”

张瑶依靠在他怀中,眼泪一个劲的掉,颤抖着身体摇头:“苏总,我没事,您不要怪太太,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打翻了餐盘……”

“张瑶,你要演戏到什么时候?”

林向晚真是从未见过日常恶心,贼喊捉贼的绿茶!

张瑶身体愈发的颤颤巍巍起来,看着林向晚眼神躲闪,露出害怕神色:“是,是我在演戏,都是我的错,太太您就不要生气了!”

“以后不用叫她太太,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当我苏靖庭的太太!”苏靖庭眸光阴冷,唇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度:“既然你不想吃,那以后就不用再吃饭了!好好的在这里面反省,什么时候告诉我想要的答案,什么时候再放你出来。”

“苏靖庭,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凭什么囚禁我!!”林向晚闭上双眼,忍住胸口的窒息感,声音悲怆而绝望。

到底要说多少次,他才相信她的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路飞文学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