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刘宏刚要转身准备去找经理,刚巧,经理在大厅里与财务聊着什么。

刘宏快速敢上前,冲经理说道:“经理,哎呀,正巧陈会计也在。我的VIP客户,临时想从账户里倒点现金,可是没预约银行,您看……咱能不能帮个忙。”

经理一脸的不耐烦,本来就看不上刘宏这个业绩垫底的家伙,如今还这么没眼力见,经理当即有些怒意。

怎奈这么多员工看着,甚至还有个什么客户在,只好恶狠狠的瞪了刘宏一眼。

虽然不喜欢刘宏,但能爬上经理这个级别,情绪控制能力还是有的,喜怒不形于色已俨然成为了很多职场高管们的必备技能。

而听到刘宏这个整天混吃等死的咸鱼竟然说还有VIP客户,大家纷纷漏出了不屑的讥笑。

“刘宏,你哪来的vip客户,就你那几个客户账户一个个都半死不活的,还VIP,笑话。”

“哈哈,你是不是忘了咱升VIP的规矩?投资回报率100%以上,才是vip,你怕是傻了吧。”

“想占公司便宜找公司帮忙就直说,扯什么客户,你哪个客户有这个本事?他要有这个本事,能找你开户?怕不是跟你一样**?”

这几个同事嘲讽着,还不屑的瞥了一眼钟昊。看来大家已然都知道钟昊就是那个所谓的客户。

同事一场,就算勾心斗角,也不至于这么嘲讽吧,前世共事多年,刘宏的人品钟昊是清楚的。

而且,就算你们嘲讽同事,你们特么嘲讽**什么?我一客户招谁惹谁了!

想到这里,钟昊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迅速走到旁边,在中央大屏幕控制电脑上迅速登录了自己的账户,而后打开了投资收益曲线的界面。

“呵呵,我就是你们说的**客户。”

毕竟前世钟昊就是在这里工作的,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而众人看着屏幕上的账户信息和投资曲线,纷纷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两天,投资收益率……1000%。

这……这怎么可能?刘宏这咸鱼一般的家伙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本事了?

此时最先回过味来的是刘宏的经理,“大早上的,在这嚼什么老婆舌!都没事儿干啦!你们三个,一人去行政交200块钱罚款!特么的吃饱了撑的吧!”

而后马上转过头冲着钟昊满脸堆笑:“哎呀哎呀,实在不好意思,是我教导属下不力,影响您了。整改,马上整改!无论每一位客户都是我们的贵客,要不您到我办公室喝杯茶?”

这经理也是个精明人,别看这小子只投了6万块钱,但那可是1000%的收益率,可比600万都值钱!小看不得,这样的人物,在任何一家投资公司那绝对都是座上宾。

要知道,在投资公司,资本金多少不是重点,收益率高低才是王道。

“不了,我着急,下次吧。”钟昊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句。

“那……也好,不耽误您正事儿,下次您有空可一定要过来坐坐,那啥,陈会计,赶紧,带贵客倒钱,这点小事还用我交代,平时怎么告诉你们服务客户的!”

经理一脸谄媚的安排着,于是钟昊便跟着会计去财务室刷卡倒现金。

而刘宏,依旧跟在经理身旁:“经理,还有个小事儿,一会儿我得请一会儿假,客户需要帮个小忙,您看……”

“去吧去吧,帮助客户,不算你假,算你因公外出,来回打车报销。”在公司里,能拿到优质客户的就是大爷,看不上刘宏?不存在的,谁让他现在拿下了这么牛逼的客户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前一天回到家中的钟大生,一早就接到了医院主任医师的电话。

主任医师说了一堆安慰和关怀的话,虽然态度很负责,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很简单,赶紧凑手术费,过了这三天,之后再手术可就来不及了。

此时的钟大生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在家里翻找起了房产证。

儿子说的那些话他当然是不信的,凭借着40来年的生活经验,仅仅六七万块钱,怎么可能一晚上就赚到大十几万?

几个小时后最终他一无所获。

钟大生绝望了,儿子竟然真的相信了人家的鬼话,把房产证拿出去抵押做了投资。

人到中年不如狗,此时钟大生深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

此时的钟大生多么想从这这7楼的窗子一跃而下,那么自己就真的什么烦恼都没了。

可是……可是他在连续抽完了一整包烟之后,还是默默的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三姨啊,我是大生啊,那啥,最近手头宽裕么……”

“喂,大外甥啊,在外面发展的怎么样啊……”

“喂,老王啊,哎呀,我是你老邻居大生啊……”

早上,连续打了一整夜的电话,一分钱也没凑到。

钟大生绝望么?

他早已绝望过了,但他不能停下,一旦停下就意味着宣告了妻子的死刑。

又抽了一根烟,钟大生拨出了电话簿里最后一个电话。

“小武啊,那啥,我是钟大生啊,最近怎么样啊?”

“钟大哥啊,好久没联系了,刚送两个闺女到学校,最近怎么样啊?”

小武叫武大军,是钟大生在部队时同班的战友,不到万不得已被逼无奈,钟大生是无论如何不会给这些老战友打电话的。

年纪都差不多,同为中年人,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些战友过的也十分的不容易,就说武大军,转业之后在一家银行当保安,虽然是银行编制吧,但工资并不高,而且两个闺女眼瞅着也要考大学了,上有老下有小的。

最终,钟大生还是勉为其难的对武大军说起了家里的近况和自己的难处。

“啥?嫂子这么严重!钟大哥,我真想骂你!为什么不早给哥几个打电话!你特么是不是瞧不起我武大军!啥也别说了!一会儿医院见!”

挂了电话,钟大生已满是阴霾的心里透进了一丝阳光,战友的情谊,过命的交情,看来不是时间可以冲淡的。

想到这里,钟大生眼里吧嗒吧嗒的落下了眼泪,不知是因为在这绝望时战友送来的感动,还是气愤自己的无能。

就在这时,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不知是钟昊还是他小姨,钟大生马上擦干了眼泪。

而进来的正是钟昊和刘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路飞文学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