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至此,刘宏再也不怀疑钟昊的任何判断了!

因为事实胜过雄辩,投资一行,成绩为王!

这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年轻小子,一个晚上,就用100倍杠杆配资,赚取了16万!

“服了,我真的服了。”刘宏布满血丝的双眼丝毫掩饰不住他的兴奋之色:“明天再拿6万出来做,如果涨幅和你预测的差不多,还能再赚20万!”

“错,现在立刻结算。”钟昊淡淡的来了一句。

“啊?结算?你不是要做两天吗?”刘宏瞪大双眼,问道。

“你笨啊?现在结算,然后明天再拿16万,继续100倍杠杆,这样就可以赚到差不多60万了。”

“啊?!”

看刘宏已经愣住了,钟昊索性直接抢过键盘鼠标,噼里啪啦一顿操作。

“成了,你赶紧休息吧,白天你还要操作国内市场呢。我先回去了,晚上见。”

就这样,钟昊背着书包,离开了办公室!

……

今晚是父亲在医院陪母亲过夜,自己是早晨替班,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早晨6点30了,钟昊索性买了早餐直奔医院。

这时候,田秀娟已经醒了,看到儿子一脸疲态,有些心疼的招了招手道:“小昊,真是辛苦你了,每天都要跑来送早餐……”

这还是重生后自己第一次和活生生的母亲对话,刚刚赚钱的心情顿时不翼而飞,留给钟昊的,只有那满满的亲情。

母亲重病还惦记着自己,想到这儿,钟昊鼻子有些发酸。

“妈,我不辛苦,您从小把我养到大才是真的辛苦。”钟昊看着母亲那苍白的脸庞,道:“医生说这两天还可以吃的,过两天做手术之前就不能再进食了。您先趁热吃点儿……”

“要手术吗?”

田秀娟还以为是胰腺炎要动手术,倒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事实上,她对自己的病情还没弄明白,毕竟癌症晚期这种事,一般都是瞒着病人自己的。

“手术……!”听到这个词,一旁熬夜黑眼圈的父亲钟大生就满脸黯淡:“先别和你妈说这个,让他吃东西,咱俩出去一下。”

钟大生赶紧把钟昊拉到门外走廊上,呵斥道:“不是说好了不告诉**么?”

“我没说啥啊……这不是就给她说了个手术的事儿,有点心理准备么,我又没提她的病情……”钟昊解释道。

“得了,我昨天晚上又打了好几个电话,今天有两个朋友同意借给我4000块,我等下去拿,你把你妈守好。”钟大生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小昊,你今天下午上课的时候,去找一下你们班主任,把咱家的情况说一说,看看学校能不能组织个捐款啥的,有总比没有强……”

“还有,我等会儿回家把房产证拿着去找人抵押,先弄几万块钱到手上,如果能争取在明天凑到10万,到时候你和我一块儿去找主治医生,实在不行咱父子俩给他跪着好好求一求,只要他点头同意动刀,后面我就是卖心卖肺也要把钱想办法凑齐……”

听到钟大生要提前回家拿房产证,本来不想现在就暴露的钟昊,只能打断父亲的说话。

“爸,不用找人借钱,也不用回去拿房产证了,我明天就能凑齐30万!”

钟大生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他的计划,突然被钟昊的话这么一打断,愣住了。

“你说什么?!”钟大生猛的转过身来,用双手死死的扣住儿子的肩膀,问道:“你能凑齐30万?哪儿来的钱?!”

“家里的房产证,我拿去抵押,找了一个朋友做一笔短线投资,是期货……”钟昊想了想父亲对这些一窍不通,又只好简单的解释道:“类似于股票,但是和股票不一样,我用咱家房产证抵押了6万块,昨天弄了一个通宵,已经挣了10多万了。”

“你说什么?!”钟大生听到这个数字,惊呆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偷了家里的房产证抵押6万块,一个晚上挣了十几万?!你……你是不是去赌博了?”

在钟大生的人生经验中,世界上不可能存在6万在一夜之间变成十几万的事情,如果有,那一定是非法赌博之类的玩意儿。

“爸,不是赌博……”钟昊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用语:“是投资……“

“不是赌,那就是偷、是抢了?!你……你……你这个不孝子!我们钟家没有这种后人!”钟大生铁青着脸,几乎是在咆哮了:“就是再穷再苦,也不能偷,不能抢呀!”

钟昊还想解释些什么,但钟大生朝已经抬起右手,高高举起!

现在这种情形,的确很难三言两语就给他解释清楚。

得,挨一巴掌就一巴掌吧,反正从小到大,钟昊也不是没被父亲打过。

“啪!”

不料钟大生举在半空中的手掌突然转向,而是给了自己一个重重的耳光!

钟昊还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道:“爸,您这是……”

救老婆,是一个丈夫天经地义的事,现在却不得不让儿子铤而走险,不知道用什么非法手段去凑手术费!

这是自己没本事,才让儿子走上邪路啊!

“都怪爸爸……”见一向正直的儿子竟然想些歪门邪道的想给妻子凑手术费,钟大生干脆一耳光打向了自己,整个人像是丢了魂魄一般,呆坐在地上。

“苍天啊……这都是我钟大生一辈子造的孽啊……呜呜呜……”

堂堂七尺中年男儿,竟然就这样在走廊上嚎啕大哭起来!

“爸,爸,您别这样!”

但无论钟昊怎么拖拽,钟大生都不肯起身,就和一滩烂泥一样软在地上,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这时候,人群中冲过来一个身影:“小昊,你爸这是……”

来者正是钟昊的小姨,她在医院附近的小餐馆里当服务员,父子俩替班走不开的时候,一般就让她过来顶一顶,这会儿她正给两人送饭来了,一看到这个场景,立刻和钟昊一起把钟大生搀扶起来。

钟昊也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父亲也不会信的,与其让他在这里情绪崩溃,不如回家冷静冷静,便急切的对小姨说道。

“哎,我爸他……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小姨,麻烦你先送我爸回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妈这儿,有我先看着。”

小姨连拖带拽把钟大生带进电梯离开了,钟昊这才松了口气。

就在他准备转身返回病房的时候……

一个女人在背后轻轻拍了他一下。

“请问,你知道田秀娟在几号病房吗?”一个又矮又黑的女人,披金戴银的,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包,努力堆满笑容,道。

钟昊对这女人毫无印象,但对方问到自己母亲,他还是回答道:“田秀娟是我妈,就在隔壁病房,您是哪位?”

“你是不是叫钟昊?”

钟昊点了点头。

矮黑女人道:“唔,我昨天缠着表叔问了好几次,他才告诉我,嫂子在这家医院住院,你爸呢?”

钟昊越听越觉得奇怪,怎么一开始问妈,现在又问起我爸了?

“我爸现在出去有点事,等会儿就回来。您到底是谁?找我爸还是我妈?”

“哦,忘了给你说了,我叫邱莲,我表叔是你爸以前上班的公司老板林铭。”

林铭的侄女?

是她?

就是昨天林铭说的那个,让老爸放弃老妈治疗,以后处对象的那个女人?

“你就是……”

钟昊指着对方,终于反应过来了!

见钟昊看上去知道些什么的样子,邱莲便打量了他一番,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

“等你妈走了,以后呢我就是你妈了,你要是叫我一声妈,我不会亏待你的,要是你一开始不习惯的话,可以先叫阿姨,以后习惯了再改口。”

“喏,这是100元,你拿去零用吧。”见钟昊没有吭声,邱莲又大喇喇的从手包里掏出一张红票子,在钟昊面前晃了晃:“来,叫声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路飞文学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